<i id='lua1g'></i>

  1. <acronym id='lua1g'><em id='lua1g'></em><td id='lua1g'><div id='lua1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ua1g'><big id='lua1g'><big id='lua1g'></big><legend id='lua1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i id='lua1g'><div id='lua1g'><ins id='lua1g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fieldset id='lua1g'></fieldset>
  2. <tr id='lua1g'><strong id='lua1g'></strong><small id='lua1g'></small><button id='lua1g'></button><li id='lua1g'><noscript id='lua1g'><big id='lua1g'></big><dt id='lua1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ua1g'><table id='lua1g'><blockquote id='lua1g'><tbody id='lua1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ua1g'></u><kbd id='lua1g'><kbd id='lua1g'></kbd></kbd>
    1. <dl id='lua1g'></dl>
      <span id='lua1g'></span>

      <ins id='lua1g'></ins>

      <code id='lua1g'><strong id='lua1g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兩棵古樹鑒清官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9
          • 来源:性感写真引骚动_性感游戏_性高潮图片

          新農村建設搞得如火如荼,市長喬大明正忙得不可開交,辦公室的門突然被叩響瞭。“請進!”喬大明話音還沒落地,秘書小劉就急火火地闖瞭進來。喬大明見他這副神情,不禁問道:“小劉,我不是讓你去給我拿份文件嗎,怎麼剛出去就回來瞭?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喬市長,您還是先把工作放一放吧,您往外看看,清水鎮的老陳都鬧到咱市政府大院來瞭!”小劉邊說邊把喬大明拉到窗前。喬大明順著小劉指的方向一看,樓下有個老頭正風風火火地向辦公大樓闖來,且邊走邊吵吵什麼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老陳也是釘子戶?”喬大明一見老陳走路的架勢,就猜出瞭個八九不離十。不是喬大明神機妙算,而是最近幾乎天天都有釘子戶來鬧,鬧的原因很簡單,無非就是想多要些補償款。為瞭做好群眾的思想工作,喬大明把這件事特意交代給瞭陳副市長辦理。見小劉點頭,喬大明說:“你把他領到陳副市長那裡不就行瞭嗎?”小劉卻把頭搖得像撥浪鼓:“那可不行,雖然陳副市長專管此事,可老陳點名道姓要找您。您有所不知,老陳都和拆遷隊的人動手瞭!他兒子的頭還被拆遷隊的一個隊員給打破瞭!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哪個隊員這麼混啊?怎麼能跟群眾打架,真是荒唐!”喬大明一聽急瞭,披瞭件衣服就向樓下跑去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喬大明把老陳請進辦公室,問他究竟為何而來。老陳一聽喬大明這麼問,頓時黑著臉反問道:“還問我,難道你心裡不清楚嗎?”喬大明被問糊塗瞭,哭笑不得地說:“我清楚什麼呀,我這不是剛把你請進來問情況嗎?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你果真不知道?”老陳再次追問道。見喬大明態度認真地點瞭點頭,他這才道出瞭來這裡的起因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老陳的院子裡有兩棵一百多年的核桃樹,現在都有一抱多粗瞭。四十年前,傢鄉遭瞭災,顆粒無收,那個節骨眼,兒子呱呱墜地,傢裡的野菜都吃光瞭,老婆餓得斷瞭奶。這樣下去兒子豈不是要餓死?誰知這時,核桃竟提早成熟瞭,他便把上百斤核桃拉到城裡變賣,買來瞭糧食和奶粉。幾十年來,兩棵核桃樹每年都碩果豐盈,不知解瞭他傢多少燃眉之急。老陳傢對這兩棵古樹無限感恩,對其感情不亞於傢人之間的愛,他曾發誓說,自己有生之年一定照顧好它們。可這次拆遷隊沒跟他說一聲,就對一棵樹掄起瞭斧子,幸虧他及時發現,才保住瞭它們。本來他對新農村建設是舉雙手贊成的,可拆遷辦的人做事也太武斷瞭,他為核桃樹的事據理力爭,他們卻說他是在搞訛詐。為此,雙方吵瞭起來,誰都不讓步,拆遷辦的一個胖子上來就給瞭老陳一拳。兒子怎肯看著老爸挨打,於是加入瞭戰爭,可兒子又瘦又小,根本不是那胖子的對手,結果頭就被打破瞭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喬大明聽到這裡,又是感動又是生氣,他說:“大叔啊,這件事我都知道瞭,您放心,我們一定把您傢的兩棵核桃樹安排妥當。另外,是誰打傷瞭您兒子?由我出面給討個說法!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還能是誰?還不是你那個狐假虎威的小舅子趙虎嘛!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趙虎?”喬大明頓時愣住瞭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老陳所說的趙虎,其實是喬大明愛人李麗的遠房表弟。由於這層關系,趙虎常常仗勢欺負人。喬大明曾批評他多次,可這小子就是改不瞭。喬大明拿出手機,剛要撥電話問個明白,李麗的電話就打來瞭。接完電話,喬大明頓時變瞭臉色,於是忙對老陳說:“大叔啊,我傢裡有急事,您先回吧,這件事我會好好處理的。”說完,就急匆匆地走瞭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老陳剛走出政府大院,就迎面遇見瞭趙虎。趙虎見到老陳得意地笑瞭起來:“老陳啊老陳,我就打你兒子瞭,你能怎麼著?還想告我的狀,你也太傻瞭吧,是親三分向的道理你咋都不懂呢,被趕出來瞭吧?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你少得意,喬市長都答應我好好處理這事瞭,他還問打我兒子的是誰呢,你小子就等著吧!”老陳氣鼓鼓地說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切,實話告訴你吧,剛才我給我表姐傢送瞭一千元的紅包,無論看在親戚還是錢的面子上,我表姐夫都會罩著我,你傢那兩棵樹死定瞭!”趙虎撂下這話轉身走瞭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聽到這些,老陳心頭頓時冰涼,心說:難怪喬大明接瞭電話就催著我回傢呢,原來他老婆把趙虎給紅包的事兒告訴瞭他,這不是徇私枉法是啥!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回到傢,老陳犯難瞭,如果喬大明真的替趙虎說話,自己兒子白白挨打不說,那兩棵核桃樹也在劫難逃瞭。想著想著,老陳突然靈光一現,就來瞭主意,心說:這年頭,有錢能使鬼推磨,他趙虎和喬大明雖沾點親,可聽話音,那也是八竿子都打不著的親戚,他能送錢辦事,我咋就不能?你不是送一千嗎?好,我送兩千!想到這裡,老陳翻箱倒櫃地翻出兩千元錢揣進瞭兜裡。剛想走,老陳突然又想起瞭趙虎的話,他們畢竟是親戚啊,喬大明又是市長,兩千元他會不會嫌少啊?好吧,為瞭保住那兩棵樹,就再多拿一千!老陳揣上錢,騎上自行車,馬不停蹄地再次趕往市政府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老陳趕到市政府時,剛好迎面遇到喬大明。喬大明問他剛回傢怎麼又回來瞭,老陳左右看瞭兩眼,神秘地說:“我們去你辦公室談吧。”喬大明點瞭點頭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來到辦公室,秘書小劉正在辦公,老陳走到他面前說:“小劉同志啊,我和喬市長有點事兒要談,五分鐘就好,您能不能先出去一下?”小劉感覺有些奇怪,但愣瞭愣還是出去瞭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老陳關上辦公室的門,來到喬大明身邊:“喬市長,我傢的事就全仰仗您瞭,小小意思,不成敬意,請笑納!”說著掏出三千元塞到瞭喬大明的衣兜裡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你這是啥意思?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您別嫌少,我真的是太舍不得我那兩棵樹瞭,無論如何,請您幫忙保住它們。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唉,老陳你真是的,看你挺實在的一個人,怎麼還搞出這些名堂瞭?我跟你說過,你兒子和那兩棵樹的事我會認真辦理的。你看看你,把我當成什麼人瞭……”說著話,喬大明把錢拿出來塞回瞭老陳手上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老陳見喬市長不收錢,當時急瞭:“我不就是求你辦這點事嗎?怎麼你嫌少啊?趙虎的錢你能收,我的錢你咋就不能收?你們這些人整天喊著群眾的事沒小事,公正廉明、奉公執法,可你卻搞是親三分向,不拿我們的事當回事!”說到這裡,老陳急得眼淚都下來瞭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老陳叔你別激動,我什麼時候收趙虎錢瞭?”喬大明問。“你還不承認,趙虎都告訴我瞭,他說剛才給你老婆送瞭一千的紅包,目的就是要擺平我,除掉我心愛的那兩棵樹!”老陳激動得喊起來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這個趙虎啊……好好,咱不提他瞭,你的錢我收下,這回你放心瞭吧。”俗話說,拿人手軟,吃人嘴短,見喬大明收下瞭錢,老陳終於放心地回傢瞭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第二天,老陳正吃著早飯,院子裡突然一陣騷動,他放下碗筷,急忙跑出去看。隻見一輛大卡車停在瞭自傢院子外,卡車旁邊還站著好多人,他們個個手持鐵鍬,看他們躍躍欲試的樣子,是要對核桃樹下狠手啊!老陳見此情景,立馬急瞭:“你們誰也不許動,誰動我就跟誰拼命!”說著,抄起地上一把鐵鍬擋在瞭眾人面前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老陳,你這是幹啥?”老陳聞聲向人群中一瞅,喊自己的人竟是喬大明。喬市長走到老陳面前,指著身旁一位花白頭發、戴著眼鏡的老人,說:“老陳啊,這是咱市裡的果木樹專傢劉大海老師,你傢的這兩棵核桃樹都一百多年瞭,在咱市也算是稀有的古樹瞭,應該重點照顧啊!並且它們和你感情這麼深,不移植成活哪行?我特意把劉老師請來,就是為瞭幫咱移植這兩棵古樹啊!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真的嗎?”老陳盯著喬大明的眼睛問道。喬大明點點頭,說:“當然是真的瞭!不信你問問大夥,他們都是來幫忙的!”老陳看著大傢溫和含笑的眼神,這才放心下來。接下來,在劉老師的指導下,老陳傢的兩棵核桃樹順利地搬進瞭新傢——新房子後面的小花園裡。見兩棵珍愛的古樹完好無損地搬進瞭新傢,老陳感動至極,兩行熱淚難以控制地滾滾而下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這天晚上,老陳剛吃罷晚飯,忽聞院子裡再次傳來騷動,他急忙跑出去看,原來是喬市長和趙虎拎著一些保養品來瞭。老陳正在發愣,趙虎突然走上前,笑呵呵地賠起瞭不是:“老陳叔,真是對不起啊,前天都是我太魯莽,請看在我年輕氣盛不懂事的分上,您老大人不記小人過,多多擔待,原諒我吧!”說罷,就給老陳鞠瞭一躬。老陳見趙虎的態度十分誠懇,忙扶起他,請他和喬市長進瞭屋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進瞭屋,喬市長拿出一沓鈔票說:“老陳啊,這是五千塊錢,三千是您給我的,另外兩千是趙虎送給您兒子的醫藥費和營養費,如果不夠,您老再開口。”說罷,就把錢塞在瞭老陳手裡。
           
          老陳一愣,隨即把喬市長拉到一旁,偷偷地說:“喬市長,這怎麼能行,錢我都給你瞭,你也給我辦瞭事瞭,哪有再把錢收回來的道理?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“哈哈,老陳,你看你都想哪裡去瞭!我當初要你錢,是為瞭讓你安心回傢,這麼熱的天,你騎著自行車來來回回的,有個啥閃失,我這個做市長的罪過不就大瞭嗎?我早就跟你說過,這件事我會認真處理,可你一聽趙虎給瞭我紅包,就不放心瞭。實話告訴你吧,紅包他是給我瞭,可那是給我兒子滿月酒的紅包。另外,紅包裡是兩百元,可不是他說的一千元,他這幾年盡調皮搗蛋瞭,現在還沒個媳婦呢,我哪能收他的錢?對於你傢裡的事兒,我對他做瞭深刻的批評,並且嚇唬他說,如果再胡鬧,我就讓公安局的同志拘留他。他現在已經深刻認識到瞭自己的錯誤,並保證今後再也不幹糊塗事瞭。你看到這些禮物瞭吧,這就是我退給他的那兩百元錢買的。”喬市長頓瞭頓說,“有人看我剛三十幾歲就做瞭市長,以為背後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。其實,我也是農村長大的苦娃子,傢裡有哥仨呢,爸媽的辛苦您老可想而知啊。自小在農村長大,百姓的疾苦,我怎麼會不知呢?所以,我大學畢業後就踏踏實實、一步一個腳印地一直幹到現在,正是由於這點,領導和群眾才會信賴我,我才有今天啊。老陳叔,我雖然年輕,但做官之道我是看得很通透的,我堅信一點,為官一任,就要造福一方,當官不為民做主,真不如回傢賣紅薯,‘公、正、廉、明’這四個字,在我這裡缺一不可啊!”
           
          老陳聽到此,由衷地對喬市長豎起瞭大拇指!此事之後,老陳心甘情願地做起瞭政府與百姓的橋梁,在他的努力下,那些釘子戶都樂呵呵地搬進瞭新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