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zo96k'><strong id='zo96k'></strong><small id='zo96k'></small><button id='zo96k'></button><li id='zo96k'><noscript id='zo96k'><big id='zo96k'></big><dt id='zo96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zo96k'><table id='zo96k'><blockquote id='zo96k'><tbody id='zo96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zo96k'></u><kbd id='zo96k'><kbd id='zo96k'></kbd></kbd>
    1. <fieldset id='zo96k'></fieldset>
      <span id='zo96k'></span>

      <dl id='zo96k'></dl>
        <acronym id='zo96k'><em id='zo96k'></em><td id='zo96k'><div id='zo96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zo96k'><big id='zo96k'><big id='zo96k'></big><legend id='zo96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ins id='zo96k'></ins><i id='zo96k'><div id='zo96k'><ins id='zo96k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zo96k'><strong id='zo96k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i id='zo96k'></i>
          1. 奇特的遺囑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1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性感写真引骚动_性感游戏_性高潮图片

              這天早晨,柳大嫂正在做飯,從外面進來的柳大哥對她說道:“傢裡的廢品都堆這麼多瞭,高大娘怎麼還不來收啊?”柳大嫂一愣:“可不是嘛,往日這時候早就來瞭,難道高大娘出什麼事瞭嗎?”柳大哥說:“吃完早飯,你去高大娘那裡看看。”做事一向雷厲風行的柳大嫂解下圍裙說:“今天的早飯就交給你做啦,我馬上過去看看。”

              柳大嫂跟高大娘非親非故,她是在電視上認識高大娘的。那還是在10年前,縣電視臺播放瞭高大娘感人的一幕:以拾荒為生的高大娘,在垃圾箱裡撿到瞭50萬元錢,老人一分沒留,全交給瞭派出所。柳大嫂一傢被高大娘的高尚情懷所感動,從此傢裡積攢下的廢品都給瞭高大娘。10年瞭,柳大嫂沒收過高大娘一分錢。

              柳大嫂打車來到瞭高大娘傢。其實這裡並不是高大娘傢,這是個跟他們傢一樣的能住人的小屋,這小屋是心地善良的汪奶奶的,汪奶奶見高大娘居無定所,流落街頭,就把小屋讓給高大娘住,不收她一分錢的房租。柳大嫂走進屋,屋裡除瞭汪奶奶,還有一個叫小芳的小女孩。原來,高大娘最近得瞭半身不遂癥,除瞭腦袋好使外,身體其他部位都不太好使瞭。小芳告訴柳大嫂,高大娘已經病瞭兩個多月瞭,全靠汪奶奶、趙阿姨、李大姐輪流照顧,她也經常幫忙跑腿去藥店給高大娘買藥。心地善良的柳大嫂從小屋出來後,立馬就給柳大哥打電話:“老公,高大娘兩個月前就半身不遂瞭,她已經起不來炕瞭。”柳大哥問:“那高大娘是怎麼生活的?”柳大嫂說:“是好心的汪奶奶、趙大姐、李小妹輪流照看她,聽一個叫小芳的女孩說,趙大姐、李小妹都上班,汪奶奶年紀又這麼大,照看高大娘十分吃力。高大娘心地這麼善良,好人就該有好報,老公你說對不對啊?”柳大哥說道:“打鑼聽聲,說話聽音,你是不是想把高大娘接到咱傢來住啊?”柳大嫂說道:“咱傢的小屋也能住人,我是想接高大娘過來住。”柳大哥說道:“接不接過來住,你千萬要想好瞭,你可不要心血來潮,到時候吃不瞭這份苦瞭,再把高大娘送回去。我實話跟你說,高大娘既然被你接來瞭,你可不能再把她送出傢門!”

              柳大嫂心一橫,就把高大娘接到瞭自己傢裡。讓柳大嫂沒有想到的是,汪奶奶、趙大姐、李小妹還有小芳,隔幾天就來看望高大娘,並且送來各種好吃的東西。尤其是柳大嫂的鄰居,得知她把高大娘接到自己傢裡後,都對她肅然起敬,經常來她傢看望高大娘。高大娘身體實在是太虛弱瞭,隔三岔五就要到醫院住上十天八天。好在高大娘還積攢瞭一點錢,不用大傢再給她籌錢瞭。

              一轉眼就過瞭三年。雖然柳大嫂侍候高大娘就像侍候自己的母親一樣,可高大娘的身體卻是每況愈下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早晨,已經病入膏肓的高大娘對柳大嫂說道:“孩子,在我的那個小木箱裡,有個電話本。你給前面那三個人打個電話,就說我想他們啦,讓他們過來看看我。”柳大嫂一愣:“這三個人是你什麼人?”高大娘深深嘆瞭口氣,傷感地說:“他們都是我的孩子。”柳大嫂一下子驚住瞭:“大娘,你不是說你沒有兒女嗎?”高大娘的眼淚一下子就流瞭下來:“我共有三個孩子,兩個兒子,一個女兒。我先前本來是有房子住的,小兒子媳婦來找我說,她丈夫當科長瞭,我年紀這麼大還一個人獨住,要是被人知道瞭,說他不孝順,肯定會影響他的前途,非要我搬到他們傢裡住。為瞭小兒子的前途,我就搬過去瞭,並且把房子賣掉瞭。誰知他們這是給我設的圈套,他們得到賣房子的錢後,小兒子媳婦立馬就跟我變瞭臉,整天找茬跟我吵架。我實在受不瞭,就跟他們要錢,要出去租房自己住,可他們卻說錢都花光瞭,說什麼也不給。咱們老祖宗不是留下一句話:傢醜不可外揚,虎毒不食子嘛,我就是被這話給毀瞭啊!我不但沒向外聲張,更沒去法院告他們。我的另外兩個孩子就因為我把賣房子的錢給瞭小兒子,本來就不孝順的他們這回可找到借口瞭,就更不理睬我瞭,我隻好靠撿破爛生活瞭。”柳大嫂聽瞭十分氣憤又無奈,就按照本子上的電話號碼分別給三個不孝子女打電話。可柳大嫂怎麼也沒有想到,這三個不孝子女竟以各種理由不肯來看高大娘。柳大嫂怕高大娘接受不瞭這樣絕情的打擊,就撒謊說,老大沒有開機,女兒出差瞭,小兒子正在外地開會。高大娘心知肚明,對柳大嫂說:“你放心吧,我不會因為他們不來看我而傷心。你再給他們打一次電話,就說我已經不行瞭,他們要是不馬上過來看我,我就再也看不見他們瞭,我就是死瞭也閉不上眼睛。”柳大嫂隻好再次給三個不孝子女打電話,把高大娘的話一五一十地告訴他們。誰知這三個不孝子女仍然不願前來看望高大娘。高大娘的眼淚“嘩”地就流瞭下來,柳大嫂趕緊拿來毛巾給高大娘擦眼淚。高大娘一字一句地說道:“這是我為他們流的最後一次眼淚瞭。”高大娘說著,便讓柳大嫂給本子上記的那個周律師打電話,讓周律師馬上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不一會兒,周律師就趕來瞭。柳大嫂感覺自己在場不方便,就走瞭出去。周律師為高大娘忙活瞭整整四天。到瞭第五天早晨,高大娘帶著遺憾離開瞭這個世界,死時她真的沒有閉上眼睛。汪奶奶、趙大姐、李小妹、小芳還有柳大嫂的鄰居都來為高大娘送別。三天後,高大娘就入土為安瞭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上午,周律師又來到瞭柳大嫂傢。他讓柳大嫂給汪奶奶、趙大姐、李小妹、小芳還有高大娘那三個不孝子女打電話,讓他們都過來,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他們。柳大嫂就給那三個不孝子女打電話,告訴他們高大娘已經故去瞭,希望他們馬上過來,有重要的事情跟他們相商。誰知這三個不孝子女依然尋找各種理由推托不肯來。周律師火瞭,便再次給這三個不孝子女打電話,告訴他們:老人雖然以拾荒為生,可老人生前卻積攢下瞭二十多萬元的存款,要是他們不想繼承老人的財產,他們可以不來。讓人感到可笑的是,這三個不孝子女竟在不到10分鐘的時間裡就趕到瞭柳大嫂傢。

              周律師見人都到齊瞭,對大傢說道:“高大娘臨終前,委托我幫她辦理她的所有後事,我已經辦理完瞭,現在就開始執行瞭。高大娘留下存款20萬,其中8萬元決定捐給慈善機構,因為高大娘在拾荒時,有許許多多像柳大嫂這樣的心善之人,把自己的廢品送給高大娘,這一送就是10年,高大娘才有今天這麼多的讓人感到不可想象的存款;剩下12萬元,高大娘出瞭十道題,誰答對一題,就獎勵12000元。高大娘生前有言在先,每次答題,都讓她的三個孩子先答,他們要是答不上來,柳大嫂、汪奶奶、趙大姐、李小妹、小芳才可以回答。下面請聽題:第一題:1998年1月27日,是什麼日子?”三個不孝子女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誰也答不上來。周律師便說:“既然高大娘的三個子女答不上來,那就由其他人來答吧。”汪奶奶說:“1998年1月27日,是高大妹子被小兒子攆出傢門的日子,也是我把她接進傢門的日子。這天正好是除夕,第二天就過年瞭。”汪奶奶答對瞭,便得到瞭12000元的獎金。周律師繼續宣佈題:“第二題:1996年8月9日,是什麼日子?請高大娘的三個子女先答。”三個不孝子女還是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誰也答不上來。這時,趙大姐說:“應該是高大伯去世的日子,因為那天我下班時,發現高大娘昏倒在路邊,是我雇車把她送到醫院的。後來高大娘告訴我,她是去給老伴上墳回來的路上昏倒的。”趙大姐答對瞭,她也得到瞭12000元的獎金。周律師繼續宣佈題:“第三題:1950年3月18日,是什麼日子?還是請高大娘的三個子女先答。”三個不孝子女有點急瞭,可依然是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還是沒人能答上來。這時,小芳站起來說:“前年的3月18日,高奶奶讓我去給她買瞭一小塊生日蛋糕,我想3月18日應該是高奶奶的生日。”小芳答對瞭,也得到瞭12000元的獎金。就這樣,十道題全讓柳大嫂、汪奶奶、趙大姐、李小妹和小芳答對瞭,而這三個不孝子女竟然一道題也沒有答上來。

              12萬元就這樣分完瞭,分文沒得的三個不孝子女自然是惱羞成怒。小兒子沖周律師吼道:“你們這是事先串通好瞭,讓我們來這裡出洋相,我們要去法院控告你們!”

              三個不孝子女很快將高大娘、周律師、柳大嫂、汪奶奶、趙大姐、李小妹和小芳告到法院,希望法院宣判高大娘的遺囑無效,收回柳大嫂、汪奶奶、趙大姐、李小妹和小芳的非法所得,把12萬元還給他們。法院受理後認為:高大娘沒有把錢寫明給哪個繼承人,用答題的方式把錢贈予他人,屬於無效遺囑。當法院宣判高大娘的遺囑屬於無效遺囑,收回柳大嫂、汪奶奶、趙大姐、李小妹和小芳的非法所得時,三個不孝子女“騰”地站起來,興奮地相互擊掌,慶賀12萬元即將裝入他們腰包。這時,一直沉默無語的柳大嫂從兜裡掏出瞭一樣東西,竟然是高大娘的另一份遺囑。接著汪奶奶、趙大姐、李小妹和小芳都從兜裡掏出一份高大娘的遺囑。原來,高大娘已經把這12萬元很明確地分給瞭她們,並且在公證處做瞭公證。當法院宣判高大娘最後的遺囑有效時,高大娘的小兒子竟失態吼道:“虎毒不食子,傢醜不可外揚,娘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啊?!”

              一身正氣的周律師沖他們嚴肅地說道:“虎毒不食子,傢醜不可外揚,你說的一點沒錯。就因為高大娘也認為虎毒不食子,傢醜不可外揚,才沒有到法院控告你們,讓你們這三個不孝子女能在眾人面前人模狗樣地活著。老人病重瞭,期盼能見到你們最後一眼,不然她會死不瞑目。人人都見過不孝之子,可誰也沒見過像你們這麼不孝的!你們不贍養老人也就罷瞭,老人不行瞭,馬上就要離開這個世界瞭,她的唯一願望就是在臨死之前看上你們一眼,你們竟連老人這麼點願望都不讓她實現,你們還有一點人性嗎?!老人徹底絕望瞭,才用這種考試的方式扒下你們虛偽的畫皮,讓善良的人們看穿你們的醜惡嘴臉,看你們日後還怎麼在眾人面前人模狗樣地拋頭露面。”

              周律師的話音剛落,柳大嫂也對法官說:“高大娘是個靠撿破爛生活的人,她能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呢?我們當初幫助她、照顧她,壓根就沒有想得到她什麼報答,她是出於對我們的感激,才把這些錢贈給我們。我們幾個早就商議好瞭,決定把高大娘給的這12萬元錢,全部捐獻給慈善機構。”

              法官接過柳大嫂她們返還回來的12萬元錢,再看三個不孝子女時,他們早就羞得無地自容,逃得無影無蹤瞭。